头部导航
产品咨询:010-85692930
客户服务:400-8000-800 

身处大公司的非核心部门,如何破局?


不久前,一个小伙伴来问了一个让人揪心的问题:


自己刚加入了一家行业领先的公司,却不在这家公司的核心部门,感觉自己的部门并不受重视。这个时候,有家小公司发来邀约,很让他心动。


他也担心离开大公司,从此发展前景黯淡,于是找我咨询。


离开大公司,对吗?


我建议年轻人不要去小公司。除非运气爆棚,加入的公司突飞猛进,一跃成为了独角兽,否则,多半要耽搁自己的前途。


我的一个老领导,最近,他跟我分享了一个「职场势能」的概念。


“大公司起点高,小公司出身的人往上爬,需要积累势能(比如项目经验);而大公司的人去小公司时已经有了足够的公司背书,所以水到渠成,是大公司带给我们的势能在做功。”


这个观点很有趣。


职业生涯早期,我们在爬山,在积累势能。我们不看重眼前的月薪,选择知名公司从底层做起,积累项目经验,搭建完善自己的行业知识储备。


大公司的优势,在于体系。完善的体系帮助我们搭建关于职场的基础架构思维,教会我们如何一板一眼的打大规模战役,这种打法通常不会输。


但到了30岁左右时,职场人需要重新思考这个职场游戏。


原来帮助我们成长的大公司体系如今成为了敌人。熟知大公司的人都知道,大公司往往不死于敌手,而死于内部症结。


因为大公司的体系,实在是太强大了,限制了我们的继续成长也限制了公司前进的脚步。30多岁,希望在大公司做出点事业的职业经理人,往往把大部分精力花在与体系做斗争。


在这个时候还有另外一个选择。脱离体系,加入创业公司,把精力花在更有前途的方向上,未尝不是个好选择。


有些人选择继续爬山,他们可能最终成为了大中型企业的高管。


有些人选择新的山,重新开始征程,比如程维、李开复。


有些人选择去河边(传统行业)走一走,现在互联网常用的说法叫降维打击。


提问的年轻人,刚刚离开学校3年,虽然服务的都是大型企业,但3年时长并不够给他打上行业专家的标签。


所以,我给他的建议是继续在大公司磨炼。但如果再过3年,我的建议可能就完全不同了。


非核心部门,值得留吗?


这个提问的小伙伴,我其实很欣赏。


他有冲劲,对于市场趋势有自己的思考。他敏锐滴发现:非核心部门,是一个潜在的坑。


的确,在2019年这个时间点,非核心部门是有些尴尬的。很多原先「不关注边界」的大公司开始停止扩张,裁撤非核心业务。


如果不在核心业务团队,如果依然在烧钱,没有找到好的盈利模式,那始终有一把剑悬在头上。


两周前,另一个小伙伴约我聊,他的情况也很类似。


新媒体运营背景的他加入了一家行业里顶尖的互联网培训公司,负责新媒体营销,而这家公司最出名的恰恰是新媒体运营。


本来是份很有前途的工作。


然而互联网公司总喜欢让员工“拥抱变化”,急于抓现金流的公司安排他去做业务拓展,简而言之就是找到合适的自媒体,合作推广他们的课程。


我问了他两个问题:

这个工作对你个人的价值在哪里?

这个工作的可取代性高吗?


他很快意识到问题的紧迫性:为公司做贡献的时候,别荒废了自己的职业规划。


我给他的建议是:


如果不能在核心部门待下,起码也要尽力加入核心的项目,始终给自己创造机会提升核心竞争力——在这家公司,对于他来说——新媒体运营能力。


2019年,留在抗风险能力更强的大公司,是更现实的选择。


但这不代表我们应该放弃挣扎,放弃自己的职业规划。即使在非核心部门,我们也应该尽力去参加一些能够提升我们核心竞争力的项目,甚至提供免费帮助。


你可能会觉得,这不是我的分内活,不是给自己找事情吗?


对了,就是要给自己找事情,就算一分奖金都没有,这个事情对我们还是有价值的:至少,它会可以成为我们下次面试,行业交流时拿出来分享的一个案例。


把非核心变成核心


把非核心业务变成核心业务,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玛丽苏电影的感觉?


需要承认的是,大部分职场人并没有这个能力。


但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吗?


有。


他是一个实习生。


主角的名字叫:盖里·弗兰卓(Gary Flandro)。


1964年他作为暑期实习生加入了NASA。


满怀希望的他,很快就发现自己命不好,根本无法触及NASA的核心项目。


当时的NASA核心项目都放在火星探索。


而他被划去研究巨行星和远日行星的轨道,简单说,就是计算木星、土星、天王星和海王星未来几年后转到什么位置。


算出来有啥用呢?


人类登月已经是竭尽全力了,探测金星和火星已经是当时科技的极限。


1964年,水手4号飞越火星,这个探测计划,可以说是完成得非常勉强。最近距离5500万公里的火星都难成这样,至于8亿公里外的木星,14亿公里外的土星,30亿公里外的天王星,48亿公里外的海王星,对人类科技来说,显然是超纲了。


所以,探测木星以外的巨行星,根本不在当时的NASA核心项目中。


盖里·弗兰卓没得选择,他只能按部就班去做算数。做着做着,他有了意外发现:


1975-76年间,木星、土星、天王星和海王星这四颗外行星将出现太阳的同一侧,而且是相邻的区域。


盖里·弗兰卓很快意识到,借助引力弹射,人类可以一次性拜访所有远日行星。


刚刚看过《流浪地球》的小伙伴,可能已经想到了。


引力弹射:当探测器以适当的角度接近行星时,会受到行星引力的牵引,加速被抛向新的方向。

image.png

所谓的一条轨道,可不是电影里的九星连珠


来,我们再看一看动图,感受一下:

微信图片_20190415092408.gif

(木星:绿色;土星:蓝色;天王星:黄色;海王星:红色)


但这种远日行星全在太阳同侧,而且距离相近的天文现象要多久出现一次呢?


175年。


但如果NASA都在1977年发射探测器,就能赶得上这趟巨行星带逛的顺风车。


当时的NASA主管汤姆·潘恩这样形容这次机会:


上次美国有这个机会的时候,总统还是托马斯·杰弗逊(美国第三任总统)。他水平不行,搞砸了这么好的机会。


于是,一个暑期实习生,将NASA的一个边缘业务带成了核心业务。


这也是人类太空史上第一次飞出太阳系的探测器,旅行者1号和旅行者2号的诞生故事。


等到1978年,旅行者号探测器发射时,当年的实习生盖里·弗兰卓已经成为这个项目重要的负责人。


1998年,盖里·弗兰卓因为史诗般的旅行者探测任务,被NASA授予杰出贡献奖。


这就是一个实习生带着一个毫无前途的非核心业务逆袭的故事。


写在最后


盖里·弗兰卓的案例,非常特殊。


他的成功,有着历史特殊性,肯定不是普通职场人能够复制的。


但是我还是愿意把这个有点鸡汤的故事分享给大家,因为这个故事背后,有些细节其实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。


1

做好准备,多做一步


盖里接到的活,是标注巨行星的位置。


这是一个纯粹的数学体力活。


放在很多人手里,要做的就是计算和标注位置而已。


盖里接到的任务,并不是如何利用引力弹射去探索远日行星。这事情如果是交给普通人,只需要标注就好。


但是盖里愿意向前一步,发现这份工作的更多意义,敢想敢说。


敢于提出创新观点,敢于在陷入僵局的会场发言,是职场人成长的一个重要标志。


我们其实在工作场合里或多或少也有这样的机会,但我们往往会想:老板们自有打算……预算太高,估计没戏……别人不提,我就不出风头了……


不出风头,往往就会错失机会。


2

向管理层展现自己的价值


非核心部门的最大困惑,往往是无法向高层展现自己的价值。


很多边缘业务最后沦为裁员献祭,不是没有价值,而是没把价值完全展现在管理层面前。


而这一点不仅是团队领导的责任,也是团队每个员工的责任。很多职场人不屑于表功,觉得这PPT做得好,不如踏踏实实把活干好。


这种思路是有问题的,因为企业里往往沟通是最大的难点,能把自己团队的价值展现给上级,就是重要的职场沟通能力。


盖里在这件事上做得依然非常巧妙,他接着算出了下次可以借助到引力弹射的时间:175年后——2150年,估计共产主义都实现了。


如果不利用引力弹射呢?


靠自己的电池硬杠,探测器飞到海王星,需要至少40年。


而借助引力弹射,旅行者二号在12年后飞抵海王星。


这些摆在纸面上的计算结果,很快让「旅行者项目」获得了NASA上下科学家的鼎力支持——这是历史性的时刻,不管关乎钱,也关乎荣耀。


于是,盖里主导的边缘化项目,也翻身成为了NASA的核心项目。


核心到什么地步呢?


当时,给钱的国会并不支持旅行者计划,选择了更便宜的直飞木星和土星的议案。


但NASA的科学家们不干,他们建造的两架飞木星和土星的飞行器,完全有能力飞到海王星。


后来,国会看到旅行者项目的人气越来越高,决定资助旅行者2号在土星后继续它的旅程,探索海王星和天王星。


弗兰卓在获奖后,说到60年代,自己坐在NASA办公室里对同事说:“一次四个行星,我们能做到!”


这个故事的纪录片,我至少看了10遍。


可能是人到中年,也可能是市场的大环境让我心有感慨,也可能我待过太多的非核心部门,也许是我心里还有些残余燃烧的职场梦想。


不管我们身处什么位置,我们都要做出点事情来,展现自己的价值。


与各位共勉。


关于FESCO

用户服务

商务合作

公司简介 答疑中心 商务合作
企业文化 网站地图
荣誉见证
客户寄语
服务机构
FESCO集团
FESCO媒体
加入我们
产品咨询:010-85692930  客户服务:400-8000-800
销线表单
关闭  

 需求提交